【鸡巴帅气表弟竟然操了我】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02mni.com

内容重复粘贴 鸡巴帅气表弟竟然操了我 作者:不详 字数:9320
表弟比我小十岁,在我已是一个高头大马的小伙子的时候,他还是个小小孩 子,于是整天都是我带着他,买这个,买那个,他也把我当成亲哥哥一样,我们 兄弟感情很好。
慢慢地,我大学毕业了,也工作了,他也成了一个十六岁的小伙子了。他是 学校里打球的,182,65,16,刚刚进了一个重点高中,就参加了校篮球 队,可得意了他。这小子,他发育的时候我刚好在外地读大学,反正只要我一回 家,他就一窜个,一眨眼就成了这个比我还高大的大帅哥,充满了朝气,青春阳 光。我呢,在一个公司里做了一个部门经理,每天朝九晚五,有了空就带着这个 大帅哥去买一些品牌运动服,给他买手机,还不时给他一些零花钱,让他去跟他 的狐朋狗友小搓。他有时也会在看电视的时候,骑到我的身上:哥,你太好了, 你要是女人,我就娶你。我一推他:去去去,压死我了,干嘛要是我女人,你是 女人不好吗。他就嘿嘿笑。我们有时也会讲一些黄话,讲到后来,他的内裤上就 会形成一个饱满的小山包,巨大的JJ型状十分诱人。
有一天,我们晚上在一起睡觉。表弟突然说:哥,你打枪给我看。我还没有 看过别人的JJ呢。我晕了,说:你有病啊,让哥哥给你打枪看,你要看去看女 人啊。他撒娇般地转过身,压在我的身上:哥,我想看啊,我只在洗澡的时候看 过软软的JJ,我想看硬起来的JJ,还有射出来的样子。我感觉他边说他的下 面已经硬了,对着我的阴部刺得有点痛。我推开他:不行不行,你不是看过黄片 吗,你去那片子里看男人啊。他一只手搭在我的大腿上:我想看真实的人啊。有 这幺帅和健康的大哥在,我还找其他的渠道干什幺呢,说你对吧,哥。说着这个 小子的手就不老实地往上移。我一把把他的手抓住:臭小子,你太过份了。哥, 什幺都答应你的,就是这个不行。他一见我生气,看我想坐起来,他一把按住我: 好了好了,我不勉强你,哥,我不要你打枪,但你要看我打枪。还有你要给我看 着你的身材,我要仔细地看。没有办法,这个臭小子就是这样绝。我也只好顺从 他。他很兴奋地打开床头灯,一把把我的内裤脱下来,看我的JJ已呈半硬状, 他说:哥,你装什幺装,你也不是兴奋了。我瞪了他一眼:要看快看,不然就睡 觉吧。他说:行行,我看。他拿来一个电筒,一寸寸地在我身上仔细地看,看我 的喉节,看我的胸肌,看我的乳头,看我的腹肌,看我的阴部,在看我的阴毛的 时候,他用手指手拨我的JJ,我的JJ已经很硬了,鲜红的龟头昂着头。表弟 也把内裤脱去,我看到他的JJ已经硬得不行,天,这幺粗啊,我还是第一次看 到完整的我表弟的勃起的JJ。他的JJ足有十九CM多,粗得像个手电筒,我 心里想:天哪,要是让这个臭小子操了,不会痛死才怪。表哥躺在我的身上,开 始打起他来,一边打一边开始了呻呤。我是又羞又刺激,想自己也打,但又不敢 真的打。我看着他打着枪,这个十六岁的小男生充满了无限的青春力量,要不是 自己的弟弟,我真的不可能放过这幺好的机会。表弟在自己打的时候,另一只手 试图来摸我的JJ,他还想我吻他,要我添他的乳头,我都没有答应。他火了: 你这样什幺都不帮我,我怎幺射得出来。我说:你是让我看啊,我在看啊,你还 管我。他于是撒泼般地:你要是不帮我,我今天一定要你打给我看。于是好说歹 说,我勉强答应了,我躺着,把腿伸开,表弟用电筒照着我的肛门,他照头靠得 很近,我的肛门甚至可以感受他呼吸的热气。他一边仔细看,一边自己越来越快 地打他,他最后喊:哥,我受不了了,哥我要出来了。一泄千里,他的浊白的液 体还着温度一直射在我的脸上,最后几下喷到我的肛门周围。他得意地笑:哥, 爽吗?现场表演,我可以收费的。我白了一眼,快帮我擦掉。他笑着拿来卫生纸, 帮我身上的液体擦了,他还擦我的肛门,我说:算了,我自己来吧。他一定要帮 我,只好随他,表弟仔细地在我肛门边上移动,弄得我挺难受的,他突然有意无 意用手指捅进去,我一惊:算了算了,我不要你擦了。我自己忙着去穿内裤。于 是再之后,我就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。表弟晚上想跟我睡,在吃饭的时候说:表 弟,你也大了,不太方便老是跟哥一起睡。大人们也说:是啊,还像个小孩子, 都有自己的房间了,不要老去你哥那里睡,你哥以后有老婆怎幺办。表弟听了, 默默无语,用脚在桌下踢了我一下。有一天因为陪客店吃饭,我回来晚了,也喝 得烂醉如泥。表弟看到我,下来把我背上家里。大人们一看:喝得这幺醉啊。他 们就叫表弟给我洗个澡,让他照顾我。我心里还有意识,知道这下这个臭小子可 要得手了。我忙说:我自己来。结果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。表弟一把抱住我: 你看你看,哥,我们兄弟你还有什幺不好放心呢。在浴室里,这个臭小子开始得 意了,他慢慢地把我全身剥光,他自己也脱个精光。我说:你是帮我洗啊,你脱 光干什幺。他嘿嘿一笑:醉汉没有资格说话,你要不醉,我哪里有这个机会跟你 一起洗啊。你说哥是吧。表弟是帮我在洗,他是用他的身体帮我洗,他和我紧贴 在一起,摩擦着身体。我是如此近地和我的亲表弟肌肤相亲,我的JJ已经硬了 起来。他一边上下其手,一边伸出舌头:哥,我想要你。我紧紧咬着牙:不行不 行。他装作很凶的样子:哥,你同意不同意,我都要你的,我还从没有进入过一 个人的身体的,我只是想感受作爱的滋味。我想推他,但没有力气,最后我说: 弟弟,只要你和我没有实质的接触,我可以答应你。他一笑:实质接触,什幺是 实质接触啊?我一拍他:装什幺装。他笑:那你把舌头伸出来。我无奈只好把嘴 张开,伸出了舌头,表弟一把吸住我的舌头,他爽得不行,把我紧紧搂住,使尽 地跟我舌吻。在浴室里他把我全身抚摸了,甚至把我口交出来了,在我射精的过 程中,表弟看得非常仔细,最后得意地说:跟片子一样的,完全一样。我说:射 精当然一样了。他说:那插入一样吗?我一瞪眼:不行的,你答应过我。我们洗 完澡,出来一看,这个澡竟然洗了一个半小时。我在床上一躺马上就失去知觉了。
等到第二天醒来,我觉得全身乏力,身上特别酸,头也是痛的,不过再怎幺 痛也没有我的肛门痛。我用手去摸了一把,都肿起来了,还有一些粘粘的液体。
我一闻,就是精液体的气味。天,这个臭小子竟然趁我没有知觉果然对我下 了手。
我一看身边,他不在。我从房间里出来,也没有他的人,一问,原来他上学 去了。
平时没有见他这幺早上学的啊。臭小子。晚上,吃饭的时候,我故意看他, 他也看我:哥,你看我干什幺,怪怪的。我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晚上九点半的 时候,我在房间里看电视,门一开,表弟闪身进来:哥,你去洗澡幺?说完哈哈 笑了起来。我站了起来,拉住他的衣领:你是不是对我那个了?他装作不懂:什 幺啊,什幺那个啊,你说的是哪个啊。我想说出来,最后还是不想说,看电视算 了。他一把抱住我:哥,你对我最关心了,弟弟想了解一点性知识难道你会不答 应吗?
我知道你对我好啊,哥,不过哥的后面真的好紧,我用油也花了十多分钟才 进去的。他还拿出手机,让我看一断视频,没有我的脸,只有我的身材,里面是 一段他操我的场景,竟然我在酒醉中还给表弟进行了口交,然后他操我的时候, 我竟然还在叫。他还问我爽不爽,我竟然还回答他爽,表弟搂着我吻我,在他高 潮的时候叫我老婆。天哪,这是什幺节目啊。表弟搂着我:哥,我真的想要啊。
真的了。这个年轻的人再说是体育好的人,性力旺盛。估计他昨天爽过了, 今天又想要。我想推开,他强行把我压在床上。一只手操住我的JJ。我想说话, 他吻住我的嘴:哥,大不了,我也让你操一下好吗?哥。看着这个有着明澈双眸 帅哥的眼睛,我最后投降了,我已不再把他当成了我的未成年的表弟,只把他当 成了一个帅哥。表弟很主动,尽显他运动员的本性。他对我使劲了所有手法,又 一次占有了我。当然他最后也实践他的承诺,让我操他,我在操他的时候,他发 出呻吟声,一个运动员的表弟,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搂住我,对我说:哥,快快, 我好爽,哥,我要射了。只是他的欲望太大了,几乎每天都要,在我做过了他之 后,他好像觉得大家扯平了,要我的时候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,上来就想干。只 是我不能天天干他,他却要天天干我。这个表弟,我受不了的阴部,在看我的阴 毛的时候,他用手指手拨我的JJ,我的JJ已经很硬了,鲜红的龟头昂着头。
表弟也把内裤脱去,我看到他的JJ已经硬得不行,天,这幺粗啊,我还是 第一次看到完整的我表弟的勃起的JJ。他的JJ足有十九CM多,粗得像个手 电筒,我心里想:天哪,要是让这个臭小子操了,不会痛死才怪。表哥躺在我的 身上,开始打起他来,一边打一边开始了呻呤。我是又羞又刺激,想自己也打, 但又不敢真的打。我看着他打着枪,这个十六岁的小男生充满了无限的青春力量, 要不是自己的弟弟,我真的不可能放过这幺好的机会。表弟在自己打的时候,另 一只手试图来摸我的JJ,他还想我吻他,要我添他的乳头,我都没有答应。他 火了:你这样什幺都不帮我,我怎幺射得出来。我说:你是让我看啊,我在看啊, 你还管我。他于是撒泼般地:你要是不帮我,我今天一定要你打给我看。于是好 说歹说,我勉强答应了,我躺着,把腿伸开,表弟用电筒照着我的肛门,他照头 靠得很近,我的肛门甚至可以感受他呼吸的热气。他一边仔细看,一边自己越来 越快地打他,他最后喊:哥,我受不了了,哥我要出来了。一泄千里,他的浊白 的液体还着温度一直射在我的脸上,最后几下喷到我的肛门周围。他得意地笑: 哥,爽吗?现场表演,我可以收费的。我白了一眼,快帮我擦掉。他笑着拿来卫 生纸,帮我身上的液体擦了,他还擦我的肛门,我说:算了,我自己来吧。他一 定要帮我,只好随他,表弟仔细地在我肛门边上移动,弄得我挺难受的,他突然 有意无意用手指捅进去,我一惊:算了算了,我不要你擦了。我自己忙着去穿内 裤。于是再之后,我就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。表弟晚上想跟我睡,在吃饭的时候 说:表弟,你也大了,不太方便老是跟哥一起睡。大人们也说:是啊,还像个小 孩子,都有自己的房间了,不要老去你哥那里睡,你哥以后有老婆怎幺办。表弟 听了,默默无语,用脚在桌下踢了我一下。有一天因为陪客店吃饭,我回来晚了, 也喝得烂醉如泥。表弟看到我,下来把我背上家里。大人们一看:喝得这幺醉啊。
他们就叫表弟给我洗个澡,让他照顾我。我心里还有意识,知道这下这个臭 小子可要得手了。我忙说:我自己来。结果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。表弟一把抱 住我:你看你看,哥,我们兄弟你还有什幺不好放心呢。在浴室里,这个臭小子 开始得意了,他慢慢地把我全身剥光,他自己也脱个精光。我说:你是帮我洗啊, 你脱光干什幺。他嘿嘿一笑:醉汉没有资格说话,你要不醉,我哪里有这个机会 跟你一起洗啊。你说哥是吧。表弟是帮我在洗,他是用他的身体帮我洗,他和我 紧贴在一起,摩擦着身体。我是如此近地和我的亲表弟肌肤相亲,我的JJ已经 硬了起来。他一边上下其手,一边伸出舌头:哥,我想要你。我紧紧咬着牙:不 行不行。他装作很凶的样子:哥,你同意不同意,我都要你的,我还从没有进入 过一个人的身体的,我只是想感受作爱的滋味。我想推他,但没有力气,最后我 说:弟弟,只要你和我没有实质的接触,我可以答应你。他一笑:实质接触,什 幺是实质接触啊?我一拍他:装什幺装。他笑:那你把舌头伸出来。我无奈只好 把嘴张开,伸出了舌头,表弟一把吸住我的舌头,他爽得不行,把我紧紧搂住, 使尽地跟我舌吻。在浴室里他把我全身抚摸了,甚至把我口交出来了,在我射精 的过程中,表弟看得非常仔细,最后得意地说:跟片子一样的,完全一样。我说: 射精当然一样了。他说:那插入一样吗?我一瞪眼:不行的,你答应过我。我们 洗完澡,出来一看,这个澡竟然洗了一个半小时。我在床上一躺马上就失去知觉 了。
等到第二天醒来,我觉得全身乏力,身上特别酸,头也是痛的,不过再怎幺 痛也没有我的肛门痛。我用手去摸了一把,都肿起来了,还有一些粘粘的液体。
我一闻,就是精液体的气味。天,这个臭小子竟然趁我没有知觉果然对我下 了手。
我一看身边,他不在。我从房间里出来,也没有他的人,一问,原来他上学 去了。
平时没有见他这幺早上学的啊。臭小子。晚上,吃饭的时候,我故意看他, 他也看我:哥,你看我干什幺,怪怪的。我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晚上九点半的 时候,我在房间里看电视,门一开,表弟闪身进来:哥,你去洗澡幺?说完哈哈 笑了起来。我站了起来,拉住他的衣领:你是不是对我那个了?他装作不懂:什 幺啊,什幺那个啊,你说的是哪个啊。我想说出来,最后还是不想说,看电视算 了。他一把抱住我:哥,你对我最关心了,弟弟想了解一点性知识难道你会不答 应吗?
我知道你对我好啊,哥,不过哥的后面真的好紧,我用油也花了十多分钟才 进去的。他还拿出手机,让我看一断视频,没有我的脸,只有我的身材,里面是 一段他操我的场景,竟然我在酒醉中还给表弟进行了口交,然后他操我的时候, 我竟然还在叫。他还问我爽不爽,我竟然还回答他爽,表弟搂着我吻我,在他高 潮的时候叫我老婆。天哪,这是什幺节目啊。表弟搂着我:哥,我真的想要啊。
真的了。这个年轻的人再说是体育好的人,性力旺盛。估计他昨天爽过了, 今天又想要。我想推开,他强行把我压在床上。一只手操住我的JJ。我想说话, 他吻住我的嘴:哥,大不了,我也让你操一下好吗?哥。看着这个有着明澈双眸 帅哥的眼睛,我最后投降了,我已不再把他当成了我的未成年的表弟,只把他当 成了一个帅哥。表弟很主动,尽显他运动员的本性。他对我使劲了所有手法,又 一次占有了我。当然他最后也实践他的承诺,让我操他,我在操他的时候,他发 出呻吟声,一个运动员的表弟,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搂住我,对我说:哥,快快, 我好爽,哥,我要射了。只是他的欲望太大了,几乎每天都要,在我做过了他之 后,他好像觉得大家扯平了,要我的时候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,上来就想干。只 是我不能天天干他,他却要天天干我。这个表弟,我受不了地笑:哥,爽吗?现 场表演,我可以收费的。我白了一眼,快帮我擦掉。他笑着拿来卫生纸,帮我身 上的液体擦了,他还擦我的肛门,我说:算了,我自己来吧。他一定要帮我,只 好随他,表弟仔细地在我肛门边上移动,弄得我挺难受的,他突然有意无意用手 指捅进去,我一惊:算了算了,我不要你擦了。我自己忙着去穿内裤。于是再之 后,我就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。表弟晚上想跟我睡,在吃饭的时候说:表弟,你 也大了,不太方便老是跟哥一起睡。大人们也说:是啊,还像个小孩子,都有自 己的房间了,不要老去你哥那里睡,你哥以后有老婆怎幺办。表弟听了,默默无 语,用脚在桌下踢了我一下。有一天因为陪客店吃饭,我回来晚了,也喝得烂醉 如泥。
表弟看到我,下来把我背上家里。大人们一看:喝得这幺醉啊。他们就叫表 弟给我洗个澡,让他照顾我。我心里还有意识,知道这下这个臭小子可要得手了。
我忙说:我自己来。结果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。表弟一把抱住我:你看你 看,哥,我们兄弟你还有什幺不好放心呢。在浴室里,这个臭小子开始得意了, 他慢慢地把我全身剥光,他自己也脱个精光。我说:你是帮我洗啊,你脱光干什 幺。
他嘿嘿一笑:醉汉没有资格说话,你要不醉,我哪里有这个机会跟你一起洗 啊。
你说哥是吧。表弟是帮我在洗,他是用他的身体帮我洗,他和我紧贴在一起, 摩擦着身体。我是如此近地和我的亲表弟肌肤相亲,我的JJ已经硬了起来。他 一边上下其手,一边伸出舌头:哥,我想要你。我紧紧咬着牙:不行不行。他装 作很凶的样子:哥,你同意不同意,我都要你的,我还从没有进入过一个人的身 体的,我只是想感受作爱的滋味。我想推他,但没有力气,最后我说:弟弟,只 要你和我没有实质的接触,我可以答应你。他一笑:实质接触,什幺是实质接触 啊?
我一拍他:装什幺装。他笑:那你把舌头伸出来。我无奈只好把嘴张开,伸 出了舌头,表弟一把吸住我的舌头,他爽得不行,把我紧紧搂住,使尽地跟我舌 吻。
在浴室里他把我全身抚摸了,甚至把我口交出来了,在我射精的过程中,表 弟看得非常仔细,最后得意地说:跟片子一样的,完全一样。我说:射精当然一 样了。
他说:那插入一样吗?我一瞪眼:不行的,你答应过我。我们洗完澡,出来 一看,这个澡竟然洗了一个半小时。我在床上一躺马上就失去知觉了。等到第二 天醒来,我觉得全身乏力,身上特别酸,头也是痛的,不过再怎幺痛也没有我的 肛门痛。
我用手去摸了一把,都肿起来了,还有一些粘粘的液体。我一闻,就是精液 体的气味。天,这个臭小子竟然趁我没有知觉果然对我下了手。我一看身边,他 不在。
我从房间里出来,也没有他的人,一问,原来他上学去了。平时没有见他这 幺早上学的啊。臭小子。晚上,吃饭的时候,我故意看他,他也看我:哥,你看 我干什幺,怪怪的。我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晚上九点半的时候,我在房间里看 电视,门一开,表弟闪身进来:哥,你去洗澡幺?说完哈哈笑了起来。我站了起 来,拉住他的衣领:你是不是对我那个了?他装作不懂:什幺啊,什幺那个啊, 你说的是哪个啊。我想说出来,最后还是不想说,看电视算了。他一把抱住我: 哥,你对我最关心了,弟弟想了解一点性知识难道你会不答应吗?我知道你对我 好啊,哥,不过哥的后面真的好紧,我用油也花了十多分钟才进去的。他还拿出 手机,让我看一断视频,没有我的脸,只有我的身材,里面是一段他操我的场景, 竟然我在酒醉中还给表弟进行了口交,然后他操我的时候,我竟然还在叫。他还 问我爽不爽,我竟然还回答他爽,表弟搂着我吻我,在他高潮的时候叫我老婆。
天哪,这是什幺节目啊。表弟搂着我:哥,我真的想要啊。真的了。这个年 轻的人再说是体育好的人,性力旺盛。估计他昨天爽过了,今天又想要。我想推 开,他强行把我压在床上。一只手操住我的JJ。我想说话,他吻住我的嘴:哥, 大不了,我也让你操一下好吗?哥。看着这个有着明澈双眸帅哥的眼睛,我最后 投降了,我已不再把他当成了我的未成年的表弟,只把他当成了一个帅哥。表弟 很主动,尽显他运动员的本性。他对我使劲了所有手法,又一次占有了我。当然 他最后也实践他的承诺,让我操他,我在操他的时候,他发出呻吟声,一个运动 员的表弟,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搂住我,对我说:哥,快快,我好爽,哥,我要射 了。
只是他的欲望太大了,几乎每天都要,在我做过了他之后,他好像觉得大家 扯平了,要我的时候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,上来就想干。只是我不能天天干他, 他却要天天干我。这个表弟,我受不了洗,他和我紧贴在一起,摩擦着身体。我 是如此近地和我的亲表弟肌肤相亲,我的JJ已经硬了起来。他一边上下其手, 一边伸出舌头:哥,我想要你。我紧紧咬着牙:不行不行。他装作很凶的样子: 哥,你同意不同意,我都要你的,我还从没有进入过一个人的身体的,我只是想 感受作爱的滋味。我想推他,但没有力气,最后我说:弟弟,只要你和我没有实 质的接触,我可以答应你。他一笑:实质接触,什幺是实质接触啊?我一拍他: 装什幺装。他笑:那你把舌头伸出来。我无奈只好把嘴张开,伸出了舌头,表弟 一把吸住我的舌头,他爽得不行,把我紧紧搂住,使尽地跟我舌吻。在浴室里他 把我全身抚摸了,甚至把我口交出来了,在我射精的过程中,表弟看得非常仔细, 最后得意地说:跟片子一样的,完全一样。我说:射精当然一样了。他说:那插 入一样吗?我一瞪眼:不行的,你答应过我。我们洗完澡,出来一看,这个澡竟 然洗了一个半小时。我在床上一躺马上就失去知觉了。等到第二天醒来,我觉得 全身乏力,身上特别酸,头也是痛的,不过再怎幺痛也没有我的肛门痛。我用手 去摸了一把,都肿起来了,还有一些粘粘的液体。我一闻,就是精液体的气味。 天,这个臭小子竟然趁我没有知觉果然对我下了手。我一看身边,他不在。我从 房间里出来,也没有他的人,一问,原来他上学去了。平时没有见他这幺早上学 的啊。
臭小子。晚上,吃饭的时候,我故意看他,他也看我:哥,你看我干什幺, 怪怪的。我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晚上九点半的时候,我在房间里看电视,门一 开,表弟闪身进来:哥,你去洗澡幺?说完哈哈笑了起来。我站了起来,拉住他 的衣领:你是不是对我那个了?他装作不懂:什幺啊,什幺那个啊,你说的是哪 个啊。
我想说出来,最后还是不想说,看电视算了。他一把抱住我:哥,你对我最 关心了,弟弟想了解一点性知识难道你会不答应吗?我知道你对我好啊,哥,不 过哥的后面真的好紧,我用油也花了十多分钟才进去的。他还拿出手机,让我看 一断视频,没有我的脸,只有我的身材,里面是一段他操我的场景,竟然我在酒 醉中还给表弟进行了口交,然后他操我的时候,我竟然还在叫。他还问我爽不爽, 我竟然还回答他爽,表弟搂着我吻我,在他高潮的时候叫我老婆。天哪,这是什 幺节目啊。表弟搂着我:哥,我真的想要啊。真的了。这个年轻的人再说是体育 好的人,性力旺盛。估计他昨天爽过了,今天又想要。我想推开,他强行把我压 在床上。一只手操住我的JJ。我想说话,他吻住我的嘴:哥,大不了,我也让 你操一下好吗?哥。看着这个有着明澈双眸帅哥的眼睛,我最后投降了,我已不 再把他当成了我的未成年的表弟,只把他当成了一个帅哥。表弟很主动,尽显他 运动员的本性。他对我使劲了所有手法,又一次占有了我。当然他最后也实践他 的承诺,让我操他,我在操他的时候,他发出呻吟声,一个运动员的表弟,在这 个时候紧紧地搂住我,对我说:哥,快快,我好爽,哥,我要射了。只是他的欲 望太大了,几乎每天都要,在我做过了他之后,他好像觉得大家扯平了,要我的 时候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,上来就想干。只是我不能天天干他,他却要天天干我。
这个表弟,我受不了哥,你看我干什幺,怪怪的。我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,我在房间里看电视,门一开,表弟闪身进来:哥,你去洗澡 幺?
说完哈哈笑了起来。我站了起来,拉住他的衣领:你是不是对我那个了?他 装作不懂:什幺啊,什幺那个啊,你说的是哪个啊。我想说出来,最后还是不想 说,看电视算了。他一把抱住我:哥,你对我最关心了,弟弟想了解一点性知识 难道你会不答应吗?我知道你对我好啊,哥,不过哥的后面真的好紧,我用油也 花了十多分钟才进去的。他还拿出手机,让我看一断视频,没有我的脸,只有我 的身材,里面是一段他操我的场景,竟然我在酒醉中还给表弟进行了口交,然后 他操我的时候,我竟然还在叫。他还问我爽不爽,我竟然还回答他爽,表弟搂着 我吻我,在他高潮的时候叫我老婆。天哪,这是什幺节目啊。表弟搂着我:哥, 我真的想要啊。真的了。这个年轻的人再说是体育好的人,性力旺盛。估计他昨 天爽过了,今天又想要。我想推开,他强行把我压在床上。一只手操住我的JJ。 我想说话,他吻住我的嘴:哥,大不了,我也让你操一下好吗?哥。看着这个有 着明澈双眸帅哥的眼睛,我最后投降了,我已不再把他当成了我的未成年的表弟, 只把他当成了一个帅哥。表弟很主动,尽显他运动员的本性。他对我使劲了所有 手法,又一次占有了我。当然他最后也实践他的承诺,让我操他,我在操他的时 候,他发出呻吟声,一个运动员的表弟,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搂住我,对我说:哥, 快快,我好爽,哥,我要射了。只是他的欲望太大了,几乎每天都要,在我做过 了他之后,他好像觉得大家扯平了,要我的时候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,上来就想 干。
只是我不能天天干他,他却要天天干我。这个表弟,我受不了
【全文完】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02mni.com


大家都在看

❀日本午夜午码不卡免费视频 ❀午夜a级毛片免费观看 ❀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院